《铁道卫士》:“延宕手法”与“最后一分钟营救”的经典创作

栏目:bet365滚球网站 来源:东南之窗 时间:2019-10-17

在“文革”前十七年的公安反特题材电影中,摄制于1960年的《铁道卫士》可以算得上是整体成就较为突出的一部作品。5月20日,CCTV6央视电影频道黄金时段改播四部抗美援朝题材影片,其中一部就是取材于沈阳铁路公安机关所侦办案件的故事片《铁道卫士》。

《铁道卫士》:“延宕手法”与“最后一分钟营救”的经典创作

对此,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5月20日下午刊发《穿越时光的精神力量》一文评价称,“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这几部电影初登银幕,就曾红遍中国,成为几代人的记忆。如今重温经典,依旧振奋人心。老片重映激起的共鸣表明,那种发自肺腑的爱国主义情感,那些最为广泛的民族集体记忆,足以穿越时光,成为国人心中永恒的经典。”

《铁道卫士》:“延宕手法”与“最后一分钟营救”的经典创作

基本信息

导演:方荧

编剧: 陈治洪 / 王文林 / 马家骥

主演: 印质明 / 周文彬 / 宋雪娟 / 罗泰 / 方化

类型:反特电影

片长:99 分钟

上映日期: 1960-06(中国大陆)

出品:长春电影制片厂

《铁道卫士》讲述了抗美援朝期间,我公安科长高健为粉碎敌人炸毁铁路的阴谋,打入敌人内部,最后将特务抓获并排除了列车炸弹的故事。

故事内容

抗美援朝期间,美帝轰炸鸭绿江大桥阴谋破产后,派遣特务马小飞潜入我东北,同暗藏的特务吴济春勾结,指使特务徐福祥颠覆我军用列车未遂后,又将徐暗杀灭口。

《铁道卫士》:“延宕手法”与“最后一分钟营救”的经典创作

我公安科长高健发动群众展开反特务斗争,从而发现了马小飞和吴济春的勾结。

《铁道卫士》:“延宕手法”与“最后一分钟营救”的经典创作

为了弄清敌人的阴谋,高健冒充被我逮捕的特务顾野平,打入敌特内部,并让铁路服务员何兰英充任特务的报务员,掌握了敌人的活动计划和全部名单。

《铁道卫士》:“延宕手法”与“最后一分钟营救”的经典创作

马小飞和吴济春阴谋在三处同时破坏我铁道运输线,我公安部门在敌人破坏前采取了行动,高健与特务马小飞在列车上经过一场激烈的搏斗,排除了马小飞安入的定时炸弹,使我军用列车胜利通过长岭隧道,把大批军用物资运往朝鲜,给予美帝以更沉重的打击。

《铁道卫士》:“延宕手法”与“最后一分钟营救”的经典创作

影片赏析

《铁道卫士》是一部以情节表现为主的影片,故事并没有跳出上世纪50年代反特影片的固定套路:境外的派遣敌特与境内的潜伏敌特联络勾结,我公安人员在得知此阴谋的最初信息后展开侦查活动,派出人员冒名顶替,打入敌特集团内部,掌握敌特行动部署,最后将敌特分子一网打尽,彻底粉碎他们的阴谋。故事模式与《天罗地网》《虎穴追踪》《寂静的山林》《羊城暗哨》等影片大同小异。

《铁道卫士》:“延宕手法”与“最后一分钟营救”的经典创作

《铁道卫士》:“延宕手法”与“最后一分钟营救”的经典创作

《铁道卫士》:“延宕手法”与“最后一分钟营救”的经典创作

《铁道卫士》:“延宕手法”与“最后一分钟营救”的经典创作

从情节冲突的设置来看,敌特分子预谋实施破坏我铁路运输线和我公安机关为防止敌特的破坏而展开侦查工作,构成两条方向相对的行动线索。所有人物分别被拴系在这两条线索上的某一个特定位置,并对情节的推进发挥着或强或弱、或直接或间接的影响。处于这两条线索中的双方,从最初的互不知晓、摸底到逐渐互相掌握、了解,到最后双方互相摊牌,两条线索终于交汇,情节冲突也达到高潮,也撑起了影片的剧情结构。

《铁道卫士》:“延宕手法”与“最后一分钟营救”的经典创作

从电影观众观赏影片的角度来看,反特影片注重紧张、惊险效果的营造,而这又离不开悬念效果的生成。《铁道卫士》没有有意识地通过设置谜局来造成悬念效果,让观众在观影过程中去煞费心思地琢磨、猜测谁是真正的敌人?他们想干什么?他们是怎么干的?它采用的是一种展开式的情节结构模式,敌我双方互不知悉,但双方的人员情况和行动过程却都清楚无误地呈现在观众面前,这两条线索的曲折推进始终没有对观众的敌我、正反判断形成干扰,以造成扑朔迷离的剧情效果。

《铁道卫士》:“延宕手法”与“最后一分钟营救”的经典创作

bet365滚球网站观众的注意力不是集中在情节迷宫中的猜测、推理和分辨,而更多地集中在思量这两条线索往后将会怎样推进,到底能否交汇,其结果将会如何等方面,这是悬念效果生成的另一种方式和途径。与那种布设层层迷障,让观众左猜右想,直到最后才弄明白谁是真正的罪犯的悬念生成方式(如《羊城暗哨》)相比,如果说后者是采用的“抑制”的手法的话,那么前者采用的就是所谓“延宕”的手法。在《铁道卫士》中,这种“延宕手法” 的运用还是比较圆熟到位,没有给人以生涩、牵强之感。这也许就是它能够在20世纪60年代的中国公安题材反特电影中显得突出的原因之一吧。

《铁道卫士》:“延宕手法”与“最后一分钟营救”的经典创作

最后,说到电影的悬念效果,《铁道卫士》在结尾处所使用的情节片常用不衰的“最后一分钟的营救”的表现手法给人印象深刻。侦查科长高健和特务马小飞在满载军火的列车顶上殊死搏斗,高健在列车驶入长岭隧道前的最后一刻苏醒过来,排除了即将爆炸的定时炸弹的场景,在上述两条行动线索交汇处,起到了将剧情推向高潮的作用,即使今天看来,仍有惊心动魄的效果。

幕后故事

1、编剧曾参与破案

《铁道卫士》剧本于1956年写成,由王文林、马家骥和陈文同集体创作,当时三人都供职于沈阳铁路公安局,电影以抗美援朝战争为背景,取材于沈阳铁路公安局破获的两起敌特案。

《铁道卫士》:“延宕手法”与“最后一分钟营救”的经典创作

王文林

剧中大智大勇的侦查科长高健的生活原形是他们的战友——沈阳铁路公安局的侦查科长。 有趣的是,这位侦查科长在案件侦破后期因病住院了,王文林接替他搞完了案子。丰厚的生活底蕴,或许是高健这个人物真实、生动的原因之一。

2、导演方荧跑龙套

由于编剧属于纯粹的业余作者,《铁道卫士》的剧本并未达到专业水准。当时,剧本投到了长春电影制片厂文学部,长影厂对广大群众积极参与创作的“新生事物”相当重视,厂长亚马指令方荧接手此片的前期筹备。

方荧感到短时期挽救“硬伤”过多的先天不足实在困难,亚马厂长说:“剧本不行,你做导演的可以大刀阔斧地改嘛!”方荧于是加班加点,用短短3天时间修改完电影分镜头本。在原剧本的基础上,方荧加进了很多适合反特片的主要桥段,并取得了沈阳铁路局的大力支持,在特别划拨的一条丹东铁道线上,开始架机紧张拍摄。

《铁道卫士》:“延宕手法”与“最后一分钟营救”的经典创作

方荧

在每一个情节设置和处理方面,方荧都下了大功夫,在敌我双方的斗智斗勇上,他下了一番功夫使戏剧冲突更为激烈、紧凑。如影片最后一场公安高科长和特务马小飞“火车打斗”的高潮戏,就是原剧本没有的。方荧本着“曲折惊险但不求离奇”的原则,“在真实的基础上适当虚构”,通过我方要掐断敌方引爆的定时炸弹的情节自然而然把演员“逼”上了飞驰的列车车顶,进行着“你死我活”、险象环生的“火车打斗”,整个场面惊险刺激,吊足了观众胃口。

作为统帅全片的导演,方荧在那个时代还真的颇有一些意识前卫的“商业化”头脑,他把被当做政治任务的整部影片拍得十分有看头。由于影片是以抗美援朝为背景,鲜明的反美主题,必须要有一个美国将军授意破坏计划的场景出现。由于时间紧,一时难以找到高鼻梁、深眼窝的“美国将军”,方荧索性亲自上阵,以他早年参加抗战演剧队和“新中国剧社”曾经演出多部舞台剧的扎实功底,跑了一回只有一个镜头的“美国将军”的大“龙套”。

1960年,《铁道卫士》完成摄制,由周恩来总理亲自审阅,电影一上映立即引起轰动效应,成为一部深受群众欢迎,经久不衰的经典之作。

3、片头没有演职名单

当时,影片不允许宣传创作者个人,因此《铁道卫士》和《奇袭》、《打击侵略者》、《英雄儿女》四部抗美援朝题材片片头只有毛主席语录,删去了演职员表。当然,后来《英雄儿女》将此空缺补上了,包括《地道战》、《南征北战》等也将缺憾补齐,而《铁道卫士》直到今天播映,仍然没有找到当年列有演职员表的拷贝。

经典台词

只要认真依靠群众,那就是天罗地网。
只要牢牢记住党的教导,紧紧依靠人民群众,敌人就是再狡猾,也逃不出如来佛的掌心。
特务:“贴标语造谣言,这些还不够嘛。”

网友评价

卡提斯:前期铺垫太长了,高潮全集中在后半个小时,追逐戏,动作戏,高速剪辑,最后一分钟营救,一应俱全,1960年片子能拍成这样也是绝了。

真心真意:忽略脸谱化的好人坏人,在乎气势:雄赳赳,气昂昂,中华好儿女,齐心团结紧,打败美帝野心狼!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